苓強文字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劍骨 會摔跤的熊貓-第四百九十一章 既要今朝醉,也要萬年長

Emerson Fiery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微风拂面,酒意消散。
裴灵素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无奈望着躺在长椅上闭目酣睡的师姐……心想这可是千杯不醉的涅槃境啊,竟然真的喝醉了。
山巅之上,满地酒坛。
很多时候,喝醉这件事情,不是酒劲太猛,而是饮者愿醉。
裴灵素小心翼翼来到长椅前,从洞天内取了一件衣衫,给师姐仰面合盖。
衣衫取出的那一刻。
千手的眉尖,轻轻颤了颤,眼皮微微阖动。
论感知力,她可是这座天下屈指可数的大家。
风吹草动,尽入耳中。
另外一位,可就没那么敏锐了。
“呼——”
裴灵素的背后,缓慢传来轻微的破风声音,一双不怀好意的大手从后腰之处搂来,轻柔将她搂住。
丫头瞬间面红过耳。
一只手拎着萤火灯笼,另一只手轻轻揽住裴灵素纤腰,宁奕在丫头耳边开口。
“回头。”
裴灵素回过头。
宁奕松开天书古卷的束缚。
哗啦一声,虫翼闪动,缭绕成风,漫天的萤火流光,在蜀山后山的山巅盛放。
置身光火花海之中。
裴灵素神情一怔,眼神感动……原来平顶山那一日的画面,宁奕一直都记在心底。
萤火缭绕,香风扑面。
平顶山的流萤,在后山夜色中漫天纷飞。
在这时光封闭的洞天内,斗转星移,天幕星位不会有所变化,猴林存在了万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被封禁了时间……太久太久,没有活物进入了。
裴灵素的眼眶有些湿润,并非因为她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她缓缓伸出手,感应着那微弱,但依旧存在着的光晕,温暖。
这流萤。
是自己还“活着”的证明。
她无法离开后山,无法去看外界的景象。
后山的符箓,让她活了下去,也让她与外界隔离开来……宁奕说过,要做自己的眼。
这一次,不是用言语去描述。
他将外面的流萤,抓了回来。
丫头轻轻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情绪,笑着提醒道。
“你……小点声,别吵着师姐。”
宁奕瞥了眼地上散落的酒坛,又望向躺在长椅上的师姐,声音极轻地揶揄笑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呐,师姐既然愿意在山上睡着,我们俩声音大点也没什么,自然是吵不醒的。”
晴天城晚月岛
此言一出。
千手便缓缓将双眼睁开。
她拢了拢盖在身上的衣衫,声音里还带着三分慵懒,“小师弟,难得高兴,醉上一会,你可破坏了我的雅兴。”
宁奕笑着行了师弟礼,问道:“师姐,看到我,难道不是一件更高兴的事?”
千手也笑了,只不过是皮笑肉不笑的笑,她极其认真地道:“不知为何,今儿看到你就生气。”
“这事怪我,东境战争那趟,走得确实匆忙。”
宁奕老老实实低下头,承认错误,“我知道你们都惦记挂念着我,天都安定之后,就立即回来了。”
“不是东境之事。”
千手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口气,道:“罢了。这是你们两口子的事,我就不搀和了。”
“说正事吧。”
三两句话功夫,师姐酒意已经尽数消散,正襟危坐,面色严肃。
“太子要为你召开庆功宴,天下圣山,尽入天都。”
她幽幽道:“蜀山这边,我以山主云游未归为由,推脱了邀请……太子默认了蜀山的态度,毕竟他也知道,你就是蜀山的人,庆功一宴,蜀山来不来无所谓,其他圣山,必须得来。”
当然,除了紫山。
紫山整座圣山,只有山主楚绡和弟子裴灵素二人。
一人正在闭生死关,突破寿元界限大劫,劫力笼罩,整座紫山都处于封锁之中,外人不得入内。
另外一人……则正是宁奕的夫人。
所以,宴请紫山的性质与蜀山并无区别。
千手开口提了此事,裴灵素的神情也严肃起来。
“您是想说,这一幕,似乎有些熟悉?”宁奕依旧在笑。
“天都血夜。”
千手面无表情地开口,吐出了这四个字。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裴灵素似乎被拉入了遥远的梦魇之中,五指不自觉地掐紧,陷入掌心。
而下一刻,她的手指就被人轻轻地掰开,十指交融,宁奕不露痕迹地握住了她的手。
“我不是裴旻将军。”宁奕轻声道:“李白蛟……也不是太宗皇帝。”
不得不说,十日后的庆功宴,的确与天都血夜,极其相似。
当年裴大将军,功高震主,太宗皇帝借庆宴之由,杀死裴旻,一夜之间,将军府满门抄斩,不留生口。
“今日,的确是与当年不同。”千手神情凝重,沉声道:“将军府有沉渊,蜀山有我。天都想要动你,没那么简单。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宁奕,师姐知道你从小谨慎,事事留有余地。今日,便是想知道你的看法。”
“我的看法?”
宁奕知道,这是师姐在担心自己。
他笑道:“我的想法很简单。赴宴。”
东境战争大胜!
太子还未登上真龙皇座,真正执掌皇权。
说到底,跟前任太宗皇帝相比,太子在朝野动摇的内战中上位,根基不足,自身修为也远远无法与父亲相比。
所以,他再如何视自己为眼中钉,也不会挑选在这庆功宴席之上动手。
这场庆功为由的宴席,最多就是借四境圣山之力,给予自己的警告。
师姐不说话了。
只是静静地,认真地看着宁奕。
后山山顶,一片死寂。
宁奕知道……自己不告诉师姐,自己的真实想法,师姐恐怕会做好烧毁天都城的打算。
“我留了后手。”宁奕平静道:“我已经斩断了太子压制我的筹码,十日后,关于这场斗争……我会跟他表态。”
千手皱起眉头,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其他的,师姐就不要再多问了。”宁奕这一次,是真正发自肺腑地苦笑,“我真的……很累。想要休息一会。”
千手站起身,来到宁奕面前,美眸神色复杂。
她揉了揉宁奕脑袋,一如当年。
在她面前,小师弟始终是那个没长大的少年。
“别嫌师姐啰嗦啊……”千手笑道:“太子敢动你一根毫毛,师姐真的会一把火烧掉天都皇宫。”
宁奕张开双臂,抱了抱千手,然后松开。
他咧嘴笑了笑,“烧皇宫,太轻了。师姐,把整座天都城都烧了吧?”
贫嘴。
千手闻言之后,忍不住笑着摇头,给宁奕弹了个响亮的脑瓜崩。
“不打扰你们……师姐回去了啊。”
她同样抱了抱丫头,心情好了许多,踩着飞剑,拎着一坛酒,离了后山,向着风雷山掠去。
在山顶树梢沉睡的猴儿们,被飞剑声音惊醒,迷糊着睁开双眼,瞅见那个凶悍女人驭剑远去,心里没来由松了口气。
可好景不长,它们目光微微一瞥,大惊失色,那位扒光某猴毛皮的宁大恶人,竟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山顶。
目送着千手远去的二人,站在夜色与萤火中,背后落叶簌簌,惊起一阵惊慌失措的猴叫。
“夫君。”
确定师姐已经离了天都,裴灵素轻声开口,淡淡问道:“你要在十日后做什么,难道还要瞒我吗?”
“自然是不能瞒你。”宁奕长叹一声,心想自己夫人还真是心思玲珑。
他将自己在长陵山脚下与守山人的那番秘密谈话,简要复述了一遍。
裴灵素沉默了一小会。
“按照规矩,所有人都要同意。”宁奕努力做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笑道:“所以……自然也瞒不了你。”
丫头低眉思索了一小会,认真问道:“你已经决定了?”
“嗯。”宁奕声音很轻地说道:“带你和大圣爷搬个地儿。既要今朝醉,也要万年长,我不想师姐师兄,受到牵连。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跟他们说了。”
神情凝肃的裴灵素,缓缓扭头,直视着宁奕。
宁奕与她对视,看着那双认真的水汪汪大眼睛,有些无奈,笑道:“你……看得我有些发憷。”
“宁奕,我……同意了。”裴灵素极其认真地开口,道:“本紫山山主同意了你的请求。”
“是未来的紫山山主哦。”宁奕笑着提醒。
“师尊授命,我可代行风雪原意志。”丫头高傲地抬起头颅,哼了一声,道:“所以我的话,可是管用的!”
说完,裴灵素伸出一根小手指。
宁奕怔住了。
“既要今朝醉,也要万年长……你刚刚说的话,我可记住了。”
丫头此刻脸上凝重的模样,在宁奕看来,像是一个无比可爱的幼稚孩童。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宁奕伸出小指,与丫头钩在一起,大拇指对准,按住。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十指对接的那一刻,宁奕顺势伸出一臂,将裴灵素搂进怀中,“一百年是不是太少了?要不要改成一千年?一万年?”
重生之我要回农村 遍地沧桑
丫头惊呼一声,面红耳赤,“登徒子,大流氓。”
宁奕笑道:“那又如何,我可是你夫君。”
他轻轻揉捏着少女的面颊,引来一阵张牙舞爪的恶虎咆哮。
……
……
(1,关于昨晚《缝隙》的回应,已经发在公众号“会摔跤的熊猫”上,希望大家心平气和看书,沉住气理性看待剧情和伏笔。2,今天是新的一年,由衷感谢陪伴剑骨走到今天的每一位朋友,每一位读者,祝愿大家新的一年,平安喜乐。)


Copyright © 2021 苓強文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